当前位置:首页 > 最新动态 >

北京画室|本以为自身条件好却艺考失败,我该再奋斗一次吗

作者: 北京画室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29 10:26:23     阅读数:


        北京画室某同学有这样的艺考经历希望能给到你启发!!!!


  逃学少年考上中戏的故事

 

北京画室
 

  高二的时候,我的肆意逃学达到了顶峰。只要班主任不在,我就不去上课。而这样的情况,老师家长都不知道。最夸张的时候,我一周就去两三次学校。
 

  即使是这样,当时的我还是自以为是一个上进的人。我逃课没有去网吧玩游戏,没有去和社会青年厮混,每一次逃课我都只有一个去处——图书馆。
 

  我的高中是福州的一所一类学校,还算是不错的高中。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是中上水平,中考考上一类校也是照着父母和自己预先期望的路线成长。
 

  学坏容易学好难。可能是我中考的那个暑假玩得太凶猛了,突然进入高中高强度的生活便十分地不适应,高一体验过第一次不写作业的快感后,就一发不可收拾,进入了惰性的循环。
 

  高一上学期的第一次期末考,我甚至懒得动笔写作文,于是最后顺理成章考了年级倒数第一。而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没有被惊醒,甚至还有点新奇地觉得考年级倒一是一个有意思的体验。
 

  为了弥补不学习文化课的不安与虚空,我开始看大量的课外书。
 

  每个不写作业的夜晚我都在明史的海洋中度过,最后发展到了逃课去图书馆看书,啥书都看,心理学,历史,小说。成绩自然也不用说了,我成了一个老师同学眼里的标准差生。

 

  -02-

 

  直至高二,一个编导机构的宣传单出现在我们学校,我才第一次了解到,可以通过艺考,用较低的分数考上北电中戏上戏这样的学校。但是我不信任一个一年几百个学生的大机构。最后,父母帮我找了一个中传硕士毕业的老师,我便顺其自然地入了编导这个坑。
 

  这个老师在福大工作,业余时间带带艺考生。我们从8月份一直上到了12月份福建编导省统考前,课程设置是每周上一节课,价格是八千块钱,这搁在几年前也算一笔大开销了。当时听了一节他上的视听语言,魔怔一般地被电影的魅力深深吸引住了。

 

  每周的课程内容都是影评和故事,故事片影评、纪录片影评、广告影评等等,各种有用没用的影评都讲了。每次交上去的作业只有这么几种评价,很好、非常好、特别好。
 

  第一年的省考成绩惨不忍睹,196,过线一分。但是我当时想着:“没关系,我志不在此。我要去校考,我要去好学校。”当我和这位老师说起校考的时候,他告诉我可以去试试。
 

  第一次参加校考,我报了南艺、浙传、上戏三个学校。南艺,浙传都是两试(现在有三试了)。在南京,当我沾沾自喜通过了初试后,才发现进入复试等待最终考核结果的还有好几千人。
 

  这是一个复杂的心理,一边在想几千人最后凭什么我能通过,一边又抱着侥幸心理想着万一呢。
 

  最后我去参加了上戏的考试,考的是导演专业,在候考的时候,当我看见一群表演专业的考生在朗诵的时候,便彻底慌了,知道那个“火烧眉毛”的时候我才知道导演专业分表演导演和影视导演。而这些,我的老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。所以,我的上戏初试就这么挂了。
 

  到了四月份,南艺浙传出成绩了,也没有过。当天晚上我就决定好了要复读。其实当时我也不确定想要复读是因为真心地热爱电影,还是仅仅想逃避文化课。现在想想或许是一种想要上好学校的执念吧。
 

  第一年复读开始了。我找了一所复读学校学习文化课,经历过这个坑爹的老师后,我还成功说服我妈让我去了一个北京的大机构。这个机构的所有老师都是来自北电中戏。对所有的学校和每一个专业都有具体的分析。我心里默默念叨:“这TM才是教编导嘛,之前上的都是啥呀。”
 

  特别是北电中戏这样的名校,影评故事什么的都是其中的一轮考试而已,而最重要的是三试的面试。三试中老师非常看重学生的审美水平和艺术感知能力。

 

  那一段时间真的非常累,但是很开心。
 

  第二次的省统考我也忘了多少分了,反正是过了就好。到了校考,我报了北电、中戏、国戏这三个学校。北电的初试题是艺术常识,涵盖了电影、文学、体育、经济等所有领域。而恰得益于逃课看书的那些时光,我的知识储备很丰富。所以最后北电的广告导演和国戏的导演专业都进入到了三试。
 

  三试备考的时候,师哥师姐都说我没有问题,一定会拿证。但是我也深刻地意识到,复读一年的所有付出都压在了这两场三试,我没有退路,也不想有退路。
 

  等真正进入到三试考场,我的心态崩掉了。现在我还记得,广告导演的三试中,我回答老师问题时的战战兢兢,和隔壁东北哥们与老师侃大山,聊做菜的情景形成的鲜明对比。
 

  四月份才出最终成绩,三月艺考结束回到家的那天。我刚放下箱子,就和我妈说,我不去学校了,我想再考一年。后来聊起来,别人说我真有毅力,其实我不过是破罐破摔罢了。
 

  但是通过在北京的考试,我切切实实地知道了自己的弱项。我准备得再充分,我再热爱电影,我的表达能力不够。老师也不能了解我,给我发证。
 

  我开始逼迫自己走出舒适圈,我上街尝试和陌生人搭讪,看《杨澜访谈录》里的政治家,企业家都是怎样和人沟通的。

 

  -03-

 

  第三年我不用再去北京画室特地集训了。为了让父母相信我的决心,我在暑期自己去书店打工挣去北京校考的钱。
 

  虽然心里是觉得破罐破摔了,但是这一年的精神压力还是很大。特别是在书店打工时,自己处于一个半社会青年半学生的状态。
 

  当时的我像个孤魂野鬼,走在街上看到高中生都有一丝羡慕,因为他们还奔走在人生的主赛道上,而自己却已经偏离了赛道。甚至在我最怂的时候想着,再差的学校我也去了吧,我已经开始十分渴望正常的生活了。
 

  所幸,第三年的艺考非常顺利。中戏的编导和制片专业,国戏的导演专业我都顺利进入了三试。三试中也和老师们都聊的不错。
 

  我记得非常清楚,四月九号早上中戏出成绩。当看到名次时我疯了似的,开心地跳起来去和妈妈说。这两年所有的压抑通通在那个早上释放了出来,早上出了成绩,下午我就去文化培训机构报了名。
 

  因为两年基本上没读文化课,最后我妈狠心交了几万块钱,让我上了两个月的一对一。那两个月我经常累到,一回家就躺地上,但是动力十足。最后我超出中戏录取线四十分,而被成功录取,如偿所愿。
 

  有句话说,“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恶心过去的自己“。
 

  现在的我回想起来,真的十分讨厌高中时候的自己,他充斥着为懒惰而开脱的”上进“,因为无知而诞生的优越感,还有用理想当作借口的自私。
 

  但是我恶心不起来,因为这就是成长啊。
 

  因为有过去的自己,才有现在的我。回想过无数次,如果我见到过去的自己,我可能只想跟他说一声感谢,那个一身毛病的少年,那个敏感脆弱的少年,你已经变强了。

 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